王语竹天真波普剪纸艺术个展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

2月 24, 2020 九州体育app

王语竹天真波普剪纸艺术个展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

初见王语竹的作品,最先感受到一种洋溢于画外的天真与童趣,这些作品将绚目缤纷带有符号寓意感的形象切割、组合、重新切合、重组,将她的体验、观察、创作、思考之间的循环流动定格在最简单的形态上,这些语言对她而言如同与生俱来的感觉。哈里 威尔逊

系列名称:《霾》/系列数量:3/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70×100(cm) /创作年份:2018

王语竹第一专业是平面设计,当她在从海报等实用艺术的设计转向纯艺术的实验探索中,我们也很明显感受到其作品的图形化和装饰性。她的作品鲜亮、多彩,在丰富的色块与神秘形象的交织中形成自身的意义和欢愉的画面节奏。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学习的经历让她对民间剪纸艺术有了深入系统的了解,然而她并没有局限于民间剪纸的主题和传统的剪纸技法,而是创造性的运用自我的语言结构去呈现色彩和形态的强烈装饰感。

相比偶像级艺术家马蒂斯晚期大尺幅剪纸作品以动物、植物、音乐、神话故事等为主题,王语竹更是将潜意识和梦境中变幻莫测的色彩、层次、形象,用最朴素的蜡光纸在方寸之间烘托出一种崭新的气氛。从脱胎于艺术家早期插画作品中卡通形象的第一批剪纸作品《霾》,到带有明显与身体有关标记的《行走的长发女人》,再到用色和形象都更具神秘色彩,犹如《格尔尼卡》一般构图的《再一次遇见》以及以直接的手撕方式创作的标语形式的《光阴》与《想念》可以看出艺术家从思维,潜意识到心灵深处的一种不断深入的探索和表达,透露出一种与生命深层的联结而产生的强烈独具女性色彩的敏感和张力。

系列名称:《再一次遇见》/系列数量:1/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80×55.5(cm) /创作年份:2019.9

存在主义哲学家米歇昂利用“自我愉悦”形容生命显现过程中自我感知的性质,虽然不可避免的伴随着“苦难”但唯有其自身才能直接体验到生命显现过程中的律动。在王语竹近期的作品中,似乎总能体会到这种“先验的内在生命”,一种并非与纯粹意识联系在一起,而是与情感、身体联系在一起的生命,“在其黑夜的不可见中,生命紧紧拥抱着自己,它把每个人交付给他自己,交付给他的身体的不容置疑。”

作品系列名称:《行走的长头发女人》/系列数量:4/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45×31.5(cm) /创作年份:2019.9

“知道自我者都知道梵在至高金鞘中 ,无尘垢 ,不可分 ,星体中最亮的星体 。”

本次展览和《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马蒂斯剪纸》系列作品同名,作品中看似呈现着孩童画般的天真与多彩,而在这种愉悦的画面节奏中似乎透露着个体生存困境的表达。在这幅作品运用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形象示意泥泞不堪的沼泽,让人感觉到黑色沉重的压抑感,诗意总是在别处,变形夸张的绿色手臂努力伸长似乎在不断寻找光亮与联结,而粉色和白色圆点在黑色底色中象征光明与美好。在同系列的作品中,还能看到被切断的脚、奇异的藤蔓植物等,这些都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这些让人感觉到突兀与本应该痛苦的元素恰是吸引人进入画中的介质。布吕斯•贝谷指出,“最原初的生命呈现是处于绝对无遮蔽光亮状态下的彻底裸露,它隐含着过分饱满的生命直观性,它自然是由自身突然发出的内在盲目力量,又是使人耀眼夺目的闪电般的透明绝白,使纯粹的显现本身从’过度的可见性’顿时转变成为不可见性。”

作品系列名称:《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系列数量:4/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49×63(cm) /创作年份:2019.2

她的作品来源于自己对于生命感受和思考,用带有诗意和叙事性的题目命名,而用近乎抽象的画面让观者去探索和触摸其中的故事与情感。她的艺术致力于美好也始终希望给人们留存美好,并展现出一个向个体自身本质探寻的奇异幻境。它既是东方也是西方,在细小世界里探究精微,向无穷的远方眺望遥远。

admie

作者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