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戴维共享单车

ofo共享单车漏洞百出破损率极高 创始人戴维也是忧虑重重

自共享单车在市场上迅速发展以来,用户逐渐增多,在大街上也随时可以看到它的身影,随之暴露的共享单车的诟病也成了行业及用户们共相讨论的一大问题。尤其是前段时间上海市发生了首起不满12岁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致死事件,一时之间让ofo机械锁漏洞陷入安全用车的风口浪尖,毕竟机械锁漏洞问题无法解决,儿童骑车的安全隐患就不能消除。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日前,ofo小黄车的破损率成为又一热议线中国IT领袖峰会在深圳召开。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在接受专访时表示,ofo共享单车目前的损毁问题,让他很担心。创始人公开言论如此,无疑ofo破损问题堪忧。

ofo共享单车在投放的数量巨大,但是被损坏的数量更大,对于有诸多漏洞的小黄车,戴伟表示,也很担忧。显然,ofo小黄车的维修速度已经赶不上损坏速度。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即使找到小黄车也无法骑行,因为几乎都是坏的。共享单车本就解决的是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如今,破损车辆遍布大街小巷,反而增加了用户找车的消耗、徒增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困扰。而换言之,ofo频频遭网友“差评”的背后,几乎是ofo破损率持续无法改善、甚至恶化的真实写照。对于这些问题,第一代ofo共享单车并没有做到很好的效果。

据了解,ofo目前对外宣称为全球46座城市的3000多万名用户,提供超过4亿次出行服务,连接的共享单车超过250万辆。如此高的单车投放密度,但用户能一次性找到“好车”完成出行的几率却日渐渺茫。对待ofo单车损坏率过高问题用户颇感头疼,但显然,其投资人显然看法更加乐观。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虽然ofo车辆损坏率比较高,但是低成本快速覆盖才是最好的。即使只有三分之一的ofo正常使用,ofo也可以赚钱。

与市面上的其他单车不太相同,但从ofo的机械锁这一方面。专家就曾指出,戴维共享单车ofo机械锁极大降低了单车的造价成本,威尔士守护神这也是其得以快速扩张的重要原因,市面上智能锁造价约为数百元以上,而机械锁的成本在几十块钱甚至十几块钱。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共享单车大战中,ofo的质量问题可能会成为致命弱点,即便是造价再低,因质量问题而流失掉用户将让ofo举步艰难,毕竟随着ofo体感的逐渐恶化,用户还有更多、更好的共享单车选择。在“百车大战”中ofo是否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到最后才会知道。

OFO共享单车退押金玩套路?戴维回应:退没有问题但有困难

11月23日,有消费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反映,在ofo申请退押金时,被系统提示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

该消费者提供的截图显示,ofo用户可将99元押金升级为网贷平台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还享受PPmoney历史年化利率8%+8%的新手福利。

带着疑惑,《国际金融报》记者分别采访了ofo和PPmoney方面。ofo方面对记者称,因某些合作细节问题,暂时下线了该活动,上线时间另行通知。

PPmoney相关人士则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

ofo押金“资产升级”项目显示,该活动为“PPmoney邀你免押骑行:押金投资赚收益”。

具体内容为: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的99元押金成功升级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升级成功后,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用户可享受历史年化利率8%+8%的新手福利,锁定期为30天,锁定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在退出成功后可获取相应本息。

ofo方面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正常的市场活动,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选择,另外我们合作的相关平台都是合法合规的。”

根据官网资料,PPmoney是一家专注于小额借贷的网贷投资平台,用户数量超3500万,目前注册出借者已超过1350万,累计现金交易额超过1100亿元。

工商资料显示,PPmoney运营方万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2012年3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公司法人为陈宝国,由新三板上市公司广州万惠金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PPmoney相关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其实就是正常的引流合作,如果ofo用户选择升级为我司用户,则99元押金变为100元资产同时获得终身免押金权益;如果不选择,则继续按ofo原流程退押金。”

上述PPmoney相关人士强调,PPmoney网贷与ofo之间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异业合作尝试,属于商业行为。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进行选择,并非强制捆绑。

据记者了解,PPmoney与ofo的合作模式是针对有99元押金的用户,并非所有用户都能看到,同时用户在被充分告知授权内容后,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选择。

不过,11月23日,作为老用户的记者登陆ofo APP尝试退款时,尚未发现有此活动页面。

对此,PPmoney相关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司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其实这次原定测试时间也就是一周,好像已经下架了,已经结束了”。

而ofo方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已暂停合作,并非“已经结束了”。ofo相关人士指出,这是双方协商下线的,因某些合作细节问题,暂时下线了该活动,上线时间另行通知。

记者注意到,戴维-布鲁克斯在今日晚间,PPmoney和ofo发布的联合声明中也指出,合作并未终结,而是“对该活动进行了暂时下线处理,上线时间将另行通知”。

此外,对于业界关心的合作分成、费用问题,双方在此份联合声明中并未详细透露,只是表示,“双方合作会涉及费用往来,不存在‘PPmoney向ofo支付一百元一人的导流费’的说法”。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ofo身处因资金短缺而引发的系列危机中。此前就被传将卖身滴滴、北京总部已“人去楼空”、被指利用GSE币融资等,虽然ofo方面对此都一一否认了,但还是难平风波。

近期,ofo又被曝出“多地办公室退租”、“拖欠货款及员工工资”、“ofo‘走向世界’战略开始撤退,今年一个月撤出八国”等消息。

对此,ofo再度现身辟谣。11月22日,ofo发布关于“ofo小黄车多地办公室出现‘人去楼空’”不实报道的声明,指出此类报道是又一波针对ofo的,有组织有预谋的恶意攻击和集中抹黑,并表示是“正常更换办公地点,目前在各个城市均保持正常的业务运营,从未、也绝不会放弃地方城市市场”。戴维共享单车

在重重危机下,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也终于“松口”,在11月14日的全员大会上,戴威对所有员工表示,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不过,戴威同时表示,他“错了”。去年ofo就应该探索广告变现等业务,因为仅靠单车骑行收费不能实现盈利。未来ofo会分化出更多APP,多元发展。

而至于ofo退押金周期再被延长的问题,戴威解释称,退押金没有问题,只是有困难。

对于ofo是否能拿到新投资,还是会被收购,戴威没有给出具体答案。天眼查数据显示,ofo自成立以来共获得11次融资,最新一次是2018年9月5日,来自滴滴出行和蚂蚁金服的数亿美元融资。(来源:国际金融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布鲁克斯官网

ofo共享单车创始人)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戴威秉持“不生产车,只连接车”的理念,致力于满足城市居民短途出行需求的同时,推动共享经济和环境保护发展。其热衷公益,研究生时曾于青海支教一年,并发起西部愿望教育促进会,以推动中国西部贫困地区教育发展,先后启动了“西部愿望足球计划”“希望中国引擎计划”,曼联 詹姆斯开启了人才教育扶贫新模式。戴威曾荣获《财富》中文版“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业精英”。

2018年10月,戴威不再担任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2018年10月,任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2018年10月22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更换了法人代表,ofo创始人戴威不再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由陈正江接替。

2009年进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读本科,加入北大的第一个社团就是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进行了自行车的拉练,去凤凰岭。由此就热爱上了骑行这项运动,在之后的生活中,进行过若干次长途的骑行,超过两千公里的骑行也有过两次。

2013年,戴威本科毕业,距离研究生入学还有一年时间,他做了一个不同于大多数人的选择:去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数学。

东峡镇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一辆山地车解决了这个问题——既帮助他在每个周末往返县城与小镇,也陪伴他看遍了青海的壮丽河山,他被这种魅力所折服,“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

后来,戴维-布鲁克斯他成为一名重度骑行爱好者。结束支教之后,就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他和朋友开始酝酿一份“自行车的事业”,很快,ofo骑游诞生,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

乐但后来,在账面只剩下400元之时,戴威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不够“实在”,而且烧钱太快。

首次创业之后,戴威反思得出的结论:必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要击中真实的痛点。自行车共享模式开始进入他的视野。在无亲朋支持的情况下,戴威决定将ofo转向共享单车,并宣告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

2016年1月30日,o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趴在国贸三期商城的围栏上,和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感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他俩有点晕乎乎的,因为刚刚拿到金沙江创投 A 轮投资:1000万元。

半年后,ofo和竞争对手摩拜单车成为2016年下半年最热门的创业项目。

2017年3月1日,戴威创立的单车平台ofo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DST领投,滴滴、中信产业基金、经纬中国、Coatue、Atomico、新华联集团等多家国内外知名机构跟投。

2017年7月1日,车在北大举行公司第一次党员大会,宣布公司党委正式成立。第一届车党委会由7名委员组成,ofo创始人兼CEO戴威当选为公司书记。

戴威提出“城市大共享”计划,欢迎全球的自行车品牌与生产商将自行车整车硬件和自行车服务接入ofo,共同为用户提供差异化、个性化的自行车出行服务。未来用户将在ofo上体验到不同类型的自行车,满足多元需求。

ofo“城市大共享”计划同样面向城市用户,鼓励市民将闲置自行车共享出来,接入ofo平台为更多人提供服务。同时,把自己的自行车共享出来的市民,将获得ofo平台所有车辆的使用权,以1换N。根据ofo在学校共享师生自行车的经验,此举将有效调动存量市场,提升闲置自行车使用效率,为城市节省更多空间。

2019年11月27日,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主体)及戴威发布限制消费令。目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戴威已经收到34条限制消费令。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在正式决裂之前,戴威曾每逢采访都要夸一遍程维,并表示程维在战术和打法上给予自己很多有用的建议。但你会发现,程维几乎很少对外谈到他对戴威的看法。在ofo的人看来,他们陷入了一个滴滴做好的局。

去年11月,滴滴和ofo矛盾公开化后,戴威便带着ofo孤注一掷的踏上了一条艰难的独立求生存,不断探寻商业化之路,但显然情况不容乐观,至今,ofo依然处在危局之中,迷局依然未解,滴滴、阿里系、戴威三方的纠缠还在进行中。

但“ofo创始人戴威被架空”的“传言”仍被众多媒体和舆论所采信。这或许是因为,太多的证据和细节表明,戴威及其创始团队的退出,恐怕不是无稽之谈。戴威退出是大概率事件,但不是坏事,对滴滴和未来的ofo,几乎是必须要经历的。

2016、17年洛阳纸贵的共享单车,今年急转直下,资本、戴维共享单车人才,能逃的都逃了。到了下半年,ofo资金链紧张,戴威再想腾挪,发现已经没有了议价权。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旦结束,赛道就再也不性感,小黄车黄在了戴威手里。戴威在公司全体会上说,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

“希望戴威低下头的那天,他的手里还能握有谈判筹码。”“程维可以当老大,戴威为什么就不可以?”27岁的ofo创始人戴威大幅度的人生剧变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源起?2016年岁末的一天,戴威明确拒绝了程维。不过对戴威来说,这样拒绝投资方的场景,并不是个例。

共享单车最后的衰败众多用户押金难退戴维:一块当成三块花!

ofo小黄车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便完成了华丽的蜕变。他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深深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当时只有四五个人的小团队,如今已经成长为拥有着数千人的大公司。可是他们也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戴威在2013年本科毕业之后,他不顾家里人反对,毅然决然的决定走向偏远地区完成自己认识世界的想法,而他也因此推迟了一年读研究生。也正是这一年的经历改变了他人生轨迹。共享单车这个想法是他经过了许多挫折与困难之后而萌生的,他当时产生这个想法的动机很简单,他就想改变人们的这些方式,让人们随时随地的可以找到代步的自行车。他的这个想法一提出来便获了他合作伙伴的一致肯定。他将自己从师兄那儿获得的250万元以及自己东拼西凑而来的200多万元,用来作为自己项目的启动资金。泰勒派瑞新电影这个项目在最开始的试点便是北京大学,他用自己的矫情美丽,请到了中文系师弟为他的计划书写了一篇大开大合的文章《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这篇文章仅在一个晚上,阅读量便达到了十万多。在但是的北大校园内引起了轰动。这北大便是他事业的起点,也是他项目成功的起点。他的ofo越做越大,越做越强,渐渐席卷全国,成为人们出行当时之一。

可是最近的ofo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它好像已经走到了失败的边缘。戴维共享单车ofo的出现犹如一场暴风雨来得十分的凶猛,可是它的离去貌似也是这样迅速。

最近由于ofo小黄车押金而引发的问题引发了社会公众的关注。据有关机构发布消息称:ofo在发展过程当中多次融资,公司的融资达到了14亿多美元。其中滴滴和阿里巴巴两个商业巨头在其中投资的份额最大,都达到了3亿多美元。对于这个消息,有关当事机构并未回应,ofo也未对此作出表态。许多小黄车用户要求公司退还他们的押金,ofo公司也要支付供应商的欠款。这对于一个拥有者巨大现金流压力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困难。在日常公司运营方面的资金也是十分的欠缺。创始人戴威说现在一块钱巴不得能掰成三块花。

于为小黄车融资的各大公司来说,如今also面临的困难不值得,用户要求退还押金这一块,小黄车的发展貌似已经就到了深渊的边缘,他好像已经在破产的边缘徘徊着。这对于光伏公司的各大股东来说,我也是一个很大的危险,它意味着自己在前期投入的资金可能会付之东流,没有任何利润。对于近日ofo面临的境遇,当事公司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回应。

戴维曾想ofo共享单车影响全世界如今却是进退两难

在共享单车行业,ofo共享单车相比来说前期算是做的算是经营比较好的,然而最近ofo用户的押金问题却成了全民问题。

从用户量的角度来看ofo似乎是成功的,不过现在很多用户已经被ofo小黄车坑的叫苦连天。

有用户表示从开始的秒退押金,变为七天内退押金,再到后来的两个礼拜之内。法拉第如今甚至连客服电话都打不通,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退押金似乎成了一件不太可能的事情。

ofo创建人戴维曾经表示终有一天ofo会影响全世界,但是这一天还没有到来,ofo似乎也要走上破产的命运。

关于为什么搬离原公司大厦,戴维说是租约到期,戴维-布鲁克斯网友说是没钱交租,其实看得出来戴维的苦苦支撑。

对于新的办公地点戴维对外表示是房租到期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戴维共享单车据说光用户押金就有36亿人民币,加上其他的债务,使它落入可进退两难的境地。

玮炜“解甲”戴维“归田”共享单车要进入后创始人时代?

众所周知,近日关于ofo小黄车退押金问题闹得是沸沸扬扬,甚至惊动了有关部门“出面”要求ofo妥善处理押金问题,但反正现在排队退ofo押金的人已经到一千多万之后了。戴维面临的资本困境估计已经到了最后“无解”的读秒阶段了,最终如何“善后”目前也很难说,破产清算,还是有人接盘,或许还要等待一些时间。

不过,不用等待的消息是,曾经另一个共享单车的大鳄摩拜的创始人之一胡玮炜是要彻底“解甲”了。摩拜周日发布内部信称,胡玮炜因个人原因辞去摩拜单车CEO职位,由公司总裁刘禹接任CEO一职。胡玮炜在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摩拜的初心一直未变,一切才刚刚开始。每一位摩拜员工,需要长期有耐心,戴维共享单车持续做好基本功,并且更好地融入到美团的大组织里去。对于美团,摩拜正在积极拥抱,心怀感恩,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我相信摩拜将会越来越好。”

华丽地“套现”出局,未来还有很多梦想可以去坚守,甚至继续创业都不是问题,已经有了自己的第一桶金之后,就是享受未来的时刻了。在这方面,戴维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和机会了,或许现在还在焦头烂额地想着如何为ofo解决当前的困境?资金哪里来,又该如何去发展?当然,布鲁克斯先生或许现在已经没办法说发展了,如何把用户的押金退还才是正道吧?

对于摩拜原始创业团队的相继离去,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非常感谢胡玮炜,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业务基础。祝福玮炜再创佳绩,也相信摩拜会越来越好。”彻底纳入了美团版图的摩拜下一步如何发展,在ofo已经无法自拔的情况下,摩拜还能不能走出自己的特色,相信在这个冬天是不会有起色的,待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或许人们才会再次想起共享单车的需求。现在只能是冬眠期。

有消息称,如今摩拜的原始创业团队都已经离开,美团可以大张旗鼓地重新规划一些摩拜的未来了吧?据悉,在摩拜巨亏之下,美团不仅仅在管理层对其进行调整,更是在运营策略、整体人员等层面进行优化。有消息传闻:摩拜将对与美团有业务重叠的部门人员进行优化,有员工称整体裁员比例将在20%-30%。而在今年9月美团更新的招股书显示,今年前4个月的财务数据中,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20.20亿元,收购摩拜是重要原因。

胡玮炜在“卸任”前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几个月,摩拜几乎没有投入新的单车,但订单量是上涨的。”实际上,美团在此前的招股书中明确,不仅会进一步精简营运及优化单车的使用,甚至预期单车总数会减少。实际上,在笔者所在的身边,摩拜早已经锐减,现在城市里还是公共自行车占据着出行的最大比例,偶尔才能看到一些共享单车,而以前在城市的街头巷尾所处可见的共享单车早已经了无踪迹了。戴维-布鲁克斯

当这个冬天对于共享单车越来越凄凉的时候,两大巨头都有各自不同的发展需求,以及面临的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模式的问题一直不能理顺,如何赚钱,如何把一种模式变成可以带来经济效应的最终完成品才是发展的根本所在。如果一直要靠烧钱来维持,那么一旦没有资本的推动之后,那么模式的概念化就成为空中楼阁了,轰然倒塌变得支离破碎也就在所难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