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荷兰队未来新星

荷兰已去三大新星承载希望 谁将是下一代巨星?

记者华群报道 世青赛西班牙7比0大胜智利之后,有人想请西班牙队的前锋卡萨德苏斯评价一下他的搭档洛伦特,卡萨德苏斯想了好久,才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想来想去,只有野兽这个词能形容他。”

就连朝夕相伴的队友都觉得洛伦特是一只野兽,与洛伦特交过手的土耳其和智利后卫们这样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在参加本届世青赛的这群未满20岁的年轻人当中,身高1.94米的洛伦特的确太可怕了。用在西班牙与智利那场比赛中负责盯防洛伦特的智利后卫哈拉的话来说:“洛伦特站在我面前就像是一座高塔。”最可怕的是,身高马大的洛伦特在禁区里一点都不显得笨重,他的脚下技术甚至还很出色,洛伦特也对自己的脚下细活非常自信,他曾这样回击质疑自己带球技术的人:“让我打前腰也没问题!”曾有消息称洛伦特对西班牙传统项目斗牛兴趣不大,反倒是爱看芭蕾舞等艺术性更强的节目,这或许是他技术出色的原因之一。荷兰队未来新星

因为梅西在决赛上罚中的两个点球,巴西最强中后卫洛伦特最终遗憾地与最佳射手失之交臂,但是他在两场小组赛就打进5球的成绩却让全世界为之一震。开赴荷兰之前,洛伦特在这支星光熠熠的西班牙青年队中并不是最耀眼的明星,法布里加斯才是头号球星,而且洛伦特成为“国字号”球员的历史并不长,他直到今年2月份西班牙21岁以下青年队与圣马力诺的比赛中才第一次被萨埃斯征召入队。然而,他最终成了西班牙队在世青赛上最令人难忘的球员。

巴斯克盛产身材高大的球员,洛伦特就是毕尔巴鄂竞技青训基地继乌尔塞斯之后培养出来的又一个高大中锋。与乌尔塞斯相比,洛伦特的身体条件更好,而且脚下技术更加出色。正因为这样,在本赛季的西甲联赛中,未满20岁的洛伦特就已经开始代表一线球。“洛伦特拥有成为一名一流前锋所有的条件,他现在欠缺的只是经验。”刚刚卸任的毕尔巴鄂前任主帅瓦尔维尔德曾经这样评价这名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天才。34岁的乌尔塞斯已经老了,巴斯克足球的希望就寄托在洛伦特的身上。

荷兰世青赛之后,西班牙和欧洲大球会的邀请函像雪片一样飞到洛伦特的手中,但是洛伦特却选择了留下。这一方面是出于乡情,另一方面则是出于职业生涯的考虑。由于毕尔巴鄂竞技只接收巴斯克本地的球员,因此球队的人才来源有限。在毕尔巴鄂,洛伦特已经基本可以坐稳主力位置,而在其它球队他可能还需要再坐几年冷板凳。更何况毕尔巴鄂上赛季获得了托托杯的资格,洛伦特也不是没有在欧洲展示自己的机会。

记者刘彬彬报道 悲哀注定要留给约翰·米凯尔·奥比……无论是自己的最佳球员梦想,还是尼日利亚的世青赛冠军梦想,都因为梅西的两个点球破灭了。但至少,人们真正地认识到了这位尼日利亚“金童”的威力。精准的传球、超人的身体素质、成熟稳健的发挥,切尔西曼联关于米凯尔的拉锯战注定将无法结束,更悲哀的是,作为当时的主角,这位18岁的天才球员却无法像主宰比赛那样选择自己的命运。

没错,他的命运只会因为他的出色表现更加复杂——如果决赛中的胜利者不是阿根廷,米凯尔很可能是最佳球员的不二人选。荷兰最权威的《大众报》世青赛后评价:梅西是三喜临门,但米凯尔却是更优秀的。甚至有预测家震惊地说,仅仅凭借球员在世青赛中的表现,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切尔西的主力阵容。老爵爷弗格森不远千里亲自去“拜会”这位未来之星,更是印证了他的价值。而阿布拉莫维奇,则是无论如何都不希望错过这块“黄金”。

一个贫穷的家庭,因为一个天才足球少年的出生而充满希望,少年时的米凯尔,便已经是拉各斯百事训练营中的明星,“淘金者”无法忽视他,1.91米的身高,颇具欧美气质的扎实的表现。现在,已经无法去争辩到底是曼联还是切尔西第一个相中了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米凯尔在尼日利亚的家人从一些自称“切尔西俱乐部代言人”手中接受了很多钱,他的父亲一年前收到了4000镑,而他儿子收到的,传闻有8万镑!米凯尔用这笔钱为自己和父亲都添置了一辆奔驰。有了金钱,又得到了莫里尼奥的公然赞扬,米凯尔转而投奔曼联的做法曾经被认为是“不可理解”的,球员后来的“出尔反尔”似乎解释了这一切背后确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特别是林恩俱乐部。到底是否存在着一份希图和林恩俱乐部签署的“不得转卖球员”的协议是一个未知数,米凯尔为什么忽然之间和远方的、资助他来到欧洲,并为他支付生活费和住所的希图撕毁合同,此后又忽然转投曼联,则是另一个重大的疑点。无助的米凯尔已经致信国际足联要求帮助,但是随着世青赛的结束,他不可避免地将再次陷入旷日持久而又迷茫的等待中。

林恩俱乐部已经向米凯尔发出了“最后通牒”,要求他在本周一前返回奥斯陆,“任何其他行为都是违反合同的。”无论如何,在奥斯陆等待米凯尔的不光有林恩俱乐部,还有国际足联等候他解释的官员们,给出一个让FIFA信服的说法,才是米凯尔拥有未来的最后一个机会。

特约记者徐毅报道 荷兰青年队是本届大赛的一大惊喜,但除了风光无限的阿贝耶之外,橙色球迷更希望看到又一位巴斯滕的诞生——巴贝尔,这位苏里南人的后裔,让范尼和克鲁伊维特看到了自己的接班人。

巴贝尔在阿贾克斯主要打的是中锋,由于他拥有出色的脚下技术,很多媒体甚至为他成为中锋而感到可惜。今年荷兰电视台的一个关于足球的节目中,评论员就指出:“让脚法如此华丽的巴贝尔当中锋,阿贾克斯真是过于奢侈了。”

巴贝尔经常能够做出让人惊叹的过人动作,因此有时候阿贾克斯也会让他打左边锋,荷兰国家队和青年队更是主要就是让巴贝尔去打左边锋。边锋的最大特点是需要有出色的过人能力和超人的速度,这样才有可能完成突破后创造得分机会。但放在边路的巴贝尔却显得非常适应,屡屡用助攻和得分来回报主教练的“怪异用法”。作为苏里南后裔,巴贝尔的身体条件非常好,身体的柔韧性有利巴贝尔的控球和过人。在荷兰已经有很多人把巴贝尔和克鲁伊维特相比,但和克鲁伊维特从小就开始不服管教不同,巴贝尔非常自律。

游荡于边锋和中锋之间的巴贝尔,让人看好的还有他的少年老成。2004年11月巴贝尔就第一次代表阿贾克斯首发出场,仅仅4个月后他代表国家队出场,而且还进球了。在那场比赛中,巴贝尔根本看不出是第一次代表国家队比赛,而在世青赛上巴贝尔更是显得霸气十足。现在巴贝尔已经在阿贾克斯获得了主力地位,荷甲联赛和冠军联赛的经历将保证巴贝尔这颗苗子的茁壮成长。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荷兰的全攻全守浪潮中又将增加一颗重要的棋子,一旦巴斯滕能够巧妙利用巴贝尔的这一特点,游荡于边锋和中锋之间的巴贝尔将让对手防不胜防。

盘点橙衣军团荷兰最具潜力的十大新星 郁金香何日再盛放?

托松

从去年的欧洲杯到明年的世界杯,荷兰队已经连续两次无缘国际大赛。而罗本从国家队退役,意味着橙衣军团阵将缺乏足够出色的球星来担起进攻的重任。中场毫无建树,后防脆弱不堪,郁金香再次盛放似乎遥遥无期。

主帅艾德沃卡特将迎来合同期内的最后两场比赛,分别对阵苏格兰和罗马尼亚。斯内德、瑞恩-巴贝尔、范佩西等人不大可能参加这次的比赛。新教练即将到位,相信球队会迎来变化。

首先,荷兰迫切需要一批出色的新人,才能为2020年欧洲杯和2022年世界杯,提前做准备。

新一代荷兰球员涌入国家队。这十位新星,他们很有希望在未来的荷兰队中担起重任。

20岁的德容是一名中场,擅长控制调节比赛节奏。2016年起,他在阿贾克斯逐渐打出名堂。

在凯泽尔手下,多次替补登场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他将成为阿贾克斯的重要一员。

在荷兰队U21梯队,他也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只要他继续进步,国家队势必为他保留一个位置。

贝戈文被埃因霍温看做是孟菲斯-德佩的替代者。他在埃因霍温以边锋出道,虽然还不是球队核心,不过他已经得到了稳定的出场机会。

在和乌得勒支的比赛中,他打入一个惊天进球,迅速抓住了媒体的视线。随着他逐渐成熟,肯定会越来越受欢迎。

虽然刚到德甲他就受到脚伤困扰,但他很好的应对了伤势和环境的变化。荷兰队未来新星只要他在汉堡站稳脚跟,国家队的征召水到渠成。

上赛季,他为荷兰U21出场的机会还屈指可数;不过今年情况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AZ为了表扬他的出色发挥,送上一份新合同,目前双方表现得对此很是满意。如果他保持状态,荷兰一线、马泰斯-德里赫特,阿贾克斯

18岁的小将在国家队的首秀,可以称得上是灾难级的表现。但是德里赫特已经做好了准备,立志成为荷兰队的球星。

荷兰队“橙色风暴”回来了

范迪克

从“世界杯看客”到重回洲际大赛决赛需要多久?荷兰队给出的答案是12个月。

在刚刚结束的欧洲国家联赛(欧国联)决赛上,重回人们视线的荷兰队与欧锦赛卫冕冠军葡萄牙队鏖战90分钟,在控球率与攻入对方30米区域次数均高于对手的情况下,还是一球惜败于C罗领衔的葡萄牙队,没能把冠军作为橙衣军团换血完成的见证,只好用亚军继续捍卫自己“无冕之王”的称号。荷兰队未来新星

回想去年此时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前夕,无缘32强的荷兰队已经被各路网友“嘲讽”了大半年,坐实了最大牌观众的名号。再加上荷兰人同样未进入2016年欧锦赛决赛圈,接连缺席两届大赛,恐怕连最乐观的球迷也不会想到,“荷兰飞人”能在短短一年后就在这个新创立的赛事中获得亚军。

在2010和2014年世界杯上分获亚军、季军的荷兰队,尽管因为拥有一手进攻好牌却主打防守反击遭到诟病,但创造了1988年捧起德劳内杯后的又一个高峰期。此后球队赶上以罗本为首“荷兰四大才子”的生涯末年,青黄不接的阵容连战连败,年终世界排名上也在2017年追平了史上最低的第22位。

但也许22正是荷兰队的幸运数字。在1997年年终跌至第22位后,荷兰队触底反弹,在1998年世界杯与2000年欧锦赛接连进入四强。当时球队的复苏得益于克鲁伊维特、西多夫等新星的成长,如今荷兰队重回一流,同样是因为那两个关键词,“青训”与“阿贾克斯”。

在与老冤家葡萄牙队的欧国联决赛中,为橙衣军团登场的球员里有4人在今年欧冠帮助阿贾克斯卷起“青春旋风”。其中,德里赫特、弗·德容、范德贝克这三名“U23”球员虽然很可能在夏季转会窗各奔东西,但在国家队中却早已成为坚实的“新三杰”。再加上刚加冕欧冠的利物浦队中坚范迪克、维纳尔杜姆,荷兰队就是靠这样的班底在欧国联中先后战胜近乎全主力登场的法国和英格兰,这两队分别是俄罗斯世界杯的冠军与殿军。

虽说荷兰足坛有传统的三家豪门俱乐部,但只有阿贾克斯是国家队的魂。阿贾克斯在近3个赛季的欧罗巴联赛与欧冠上表现不错,“新三杰”外加已转会的小克鲁伊维特等阿贾克斯青训营的新成果先后进入国家队,终于帮助橙衣军团挺过了连续缺席两届大赛的阵痛期。

通过欧国联以及穿插其间的友谊赛基本完成新老交替,荷兰队以其雄厚的中后场实力已回归世界顶级。球队风格虽然已经不见二三十年前全攻全守的“性感”打法,但无疑更加符合现代足球的要求。

从决赛表现上看,荷兰队输在经验不足与进攻不力,这像极了一个月前阿贾克斯在欧冠半决赛对阵托特纳姆热刺时占尽优势却惨遭翻盘的走势。也许这批年轻球员的经验能够靠大赛不断积累,但缺乏强力前锋是荷兰队更上一层楼的最大阻碍。

目前阵中的突击手孟菲斯·德佩被主教练罗·科曼放在中锋位置,只能起到“伪前锋”的作用。在莱万、吉鲁、略伦特、约维奇等战术型高中锋重新吃香的年代,也许荷兰球迷会怀念起新千年伊始,范尼斯特鲁伊、克鲁伊维特、马凯、哈塞尔巴因克、范霍伊东克五大中锋争夺一个主力位置的“甜蜜烦恼”。

拿出他们任何一人放在如今的荷兰队,首届欧国联的历史也许就要改写。不过既然坐拥流水线般量产新星的阿贾克斯,荷兰人就有信心未来重回欧锦赛、世界杯时,会有“新巴斯滕”横空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