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马蒂斯剪纸

王语竹天真波普剪纸艺术个展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

初见王语竹的作品,最先感受到一种洋溢于画外的天真与童趣,这些作品将绚目缤纷带有符号寓意感的形象切割、组合、重新切合、重组,将她的体验、观察、创作、思考之间的循环流动定格在最简单的形态上,这些语言对她而言如同与生俱来的感觉。哈里 威尔逊

系列名称:《霾》/系列数量:3/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70×100(cm) /创作年份:2018

王语竹第一专业是平面设计,当她在从海报等实用艺术的设计转向纯艺术的实验探索中,我们也很明显感受到其作品的图形化和装饰性。她的作品鲜亮、多彩,在丰富的色块与神秘形象的交织中形成自身的意义和欢愉的画面节奏。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学习的经历让她对民间剪纸艺术有了深入系统的了解,然而她并没有局限于民间剪纸的主题和传统的剪纸技法,而是创造性的运用自我的语言结构去呈现色彩和形态的强烈装饰感。

相比偶像级艺术家马蒂斯晚期大尺幅剪纸作品以动物、植物、音乐、神话故事等为主题,王语竹更是将潜意识和梦境中变幻莫测的色彩、层次、形象,用最朴素的蜡光纸在方寸之间烘托出一种崭新的气氛。从脱胎于艺术家早期插画作品中卡通形象的第一批剪纸作品《霾》,到带有明显与身体有关标记的《行走的长发女人》,再到用色和形象都更具神秘色彩,犹如《格尔尼卡》一般构图的《再一次遇见》以及以直接的手撕方式创作的标语形式的《光阴》与《想念》可以看出艺术家从思维,潜意识到心灵深处的一种不断深入的探索和表达,透露出一种与生命深层的联结而产生的强烈独具女性色彩的敏感和张力。

系列名称:《再一次遇见》/系列数量:1/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80×55.5(cm) /创作年份:2019.9

存在主义哲学家米歇昂利用“自我愉悦”形容生命显现过程中自我感知的性质,虽然不可避免的伴随着“苦难”但唯有其自身才能直接体验到生命显现过程中的律动。在王语竹近期的作品中,似乎总能体会到这种“先验的内在生命”,一种并非与纯粹意识联系在一起,而是与情感、身体联系在一起的生命,“在其黑夜的不可见中,生命紧紧拥抱着自己,它把每个人交付给他自己,交付给他的身体的不容置疑。”

作品系列名称:《行走的长头发女人》/系列数量:4/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45×31.5(cm) /创作年份:2019.9

“知道自我者都知道梵在至高金鞘中 ,无尘垢 ,不可分 ,星体中最亮的星体 。”

本次展览和《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马蒂斯剪纸》系列作品同名,作品中看似呈现着孩童画般的天真与多彩,而在这种愉悦的画面节奏中似乎透露着个体生存困境的表达。在这幅作品运用介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形象示意泥泞不堪的沼泽,让人感觉到黑色沉重的压抑感,诗意总是在别处,变形夸张的绿色手臂努力伸长似乎在不断寻找光亮与联结,而粉色和白色圆点在黑色底色中象征光明与美好。在同系列的作品中,还能看到被切断的脚、奇异的藤蔓植物等,这些都具有强烈的象征意味,这些让人感觉到突兀与本应该痛苦的元素恰是吸引人进入画中的介质。布吕斯•贝谷指出,“最原初的生命呈现是处于绝对无遮蔽光亮状态下的彻底裸露,它隐含着过分饱满的生命直观性,它自然是由自身突然发出的内在盲目力量,又是使人耀眼夺目的闪电般的透明绝白,使纯粹的显现本身从’过度的可见性’顿时转变成为不可见性。”

作品系列名称:《光亮在泥沼中你竟然没有发现!》/系列数量:4/作品材料:蜡光纸/作品尺寸:49×63(cm) /创作年份:2019.2

她的作品来源于自己对于生命感受和思考,用带有诗意和叙事性的题目命名,而用近乎抽象的画面让观者去探索和触摸其中的故事与情感。她的艺术致力于美好也始终希望给人们留存美好,并展现出一个向个体自身本质探寻的奇异幻境。它既是东方也是西方,在细小世界里探究精微,向无穷的远方眺望遥远。

马蒂斯的剪纸一生的修行(图)

如果一个艺术展览可以用季节来打比方的话,那么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的这个“马蒂斯:剪纸”展自始至终都是“盛夏”。马蒂斯60年艺术生涯的全部乐趣全都凝聚在这些炙热而美丽的晚期作品之中了,如此生机勃勃、慷慨而又强烈,从一个展厅绵延到另一个展厅,让人仿佛置身一个鲜花盛开的大花园。

如果一个艺术展览可以用季节来打比方的话,那么在英国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的这个“马蒂斯:剪纸”展自始至终都是“盛夏”。马蒂斯60年艺术生涯的全部乐趣全都凝聚在这些炙热而美丽的晚期作品之中了,如此生机勃勃、慷慨而又强烈,从一个展厅绵延到另一个展厅,让人仿佛置身一个鲜花盛开的大花园。

这些仅仅用一些纸张、别针和剪刀变换出的作品奇妙得好似被施了魔术,让人不可思议。同样不可思议的还有它们诞生的环境—它们出自一位老人之手,他甚至没有搀扶都站不起来,马蒂斯剪纸常常只能靠轮椅度日,直到最后不得不卧床休养。

1941年,马蒂斯在71岁接受了一次大的结肠手术之后开始坐上轮椅。那时的他已经无法再创作架上绘画,却在剪纸艺术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创造力,这让他如获新生。他感激地称其为他的“第二次生命”,而这“生命之光”也在他的作品中得以展现。纸和剪刀给了他色彩和造型,给了他另一种画画的方式,甚至更多,这些在他生命的最后13年中一直相伴左右,不断演进。

马蒂斯的剪纸看上去是如此简单,似乎我们每个人都会做,而那份率真和质朴是其作品的真正魅力所在。三条或者更少的纸片一交叉就是星星,仿佛是一个孩子所为;一个个小小的黑白方格点缀在一片黄色、白色和绿色中就成了一群蜜蜂,好似虫儿们正在夏天的树叶间自由飞舞。但其实,真正很多具体细节上的考量,比如:数量、大小、色彩、位置、平衡和排列都是经过了艺术家精心设计的;而正是因为这样的设计才让星星发光,让蜜蜂低吟。

马蒂斯的工作室在旺斯,尼斯城外的小山上。在那儿,他开始在助手的帮助下直接在墙上搞创作。他移动组合着一块块事先裁剪好的素材,用别针和大头钉将其固定,直到取得最佳效果。如今,这些图案被永久地裱在纸上并配上了保护玻璃,而在马蒂斯工作的那会,它们曾伴随着从窗口吹入的芬芳微风,飘动起舞。

马蒂斯所采用的这些新材料带给他的是纯粹、亚光、无法调试的颜色—每一张纸,无论大小或色调,在这方面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优先性,也不受笔触的影响—和让人叫绝的犀利的造型—每一个形状都是独立的,自成一体,在与其他形状发生关联的同时仍然保持着自身干脆爽利的形制。它们在白色背景的映衬下独唱着,也合唱着, 它们从来也不是呆板地各自为政,而是整幅图片中充满动感的一部分。

带状、条状、卷曲状、圆盘、翼状的纸片两份放在一起转眼成了鱼鳍、棕榈叶、柠檬、球体和金鱼:这些剪出来的彩色造型让人不由想起了马蒂斯的油画,那些元素如今在自由的空间里任意驰骋。而这一切还与另一个因素有关,那就是创作手法。

马蒂斯生长在法国东北部工业腹地的一个纺织小镇,他的父辈是布商,祖父辈则是亚麻编织工。他在家里总是被各种材料和颜色板包围,因此他深谙这些材料的质感、重量以及悬垂性。有时,他充满质地的油画看上去也像是编织起来的,那些色彩顺着构图来回流淌。而他的剪纸则包含了别针、颜色板,以及量身定制的各种图案。他从孩提时代起就能极其熟练地运用剪刀。此次泰特现代艺术馆中播放的一部罕见的影片就印证了马蒂斯的这一绝技:影片中的他手握一把裁缝的剪刀,刀口正熟练酣畅地游走于一张坚硬的蓝色纸板间。由此可见,从幼年到老年,马蒂斯的艺术有着很强的连续性。

本次展览策划得非常精心。当人们正好奇如果马蒂斯不用洋红、深蓝和金色会做出怎样的作品时,隔壁一个展厅就推出了一大批褐底映衬下的白色剪纸。这批作品的冲击力和艺术表现力丝毫不减。

《蓝色人体》是马蒂斯的名作,一套4幅,创作于1952年,那年他82岁。那时的他已经无法随意走动,也无力撼动墙上那些巨幅而脆弱的纸条—影片中记录了助手如何在马蒂斯的指导下移动那些纸条,甚至如何在他裁剪的时候帮他拿住纸张。

然而,马蒂斯的裁剪却是如此大胆,又如此细腻,精彩的蓝色人物造型中被巧妙引入了诸多留白。一把剪刀忽而用来打轮廓,忽而又直接裁剪以塑造出造型。

有意思的是,这套《蓝色人体》因为被到处出版,所以人们反而更熟悉它的印刷版而不是原作。但马蒂斯对其剪纸的印刷品却非常不满意。为什么呢?泰特在这次展览中也揭开了谜底:展厅中将马蒂斯为其1947年著作《爵士乐》所创作的充满活力的马戏团游行的剪纸原作与其印刷品并置。用剪刀浆糊制作的原作明显多了很多丰富的层次,展现出很多细微的差异和对比,这点上那些单调的平板印刷品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尽量要到博物馆来看原作的一个原因。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作品的规模。在艺术家生命最后阶段所创造出的如此巨幅的剪纸作品真的让人措手不及,那些有机组合的图案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墙面。马蒂斯在这些创作中使用的是最质朴的母题—苹果、鲜花、树叶—没有丝毫假天真的做作,亦无任何不真诚的嫌疑。它们浓缩了所有的快乐;无论作品的构成有多复杂,却从未越过或者丢失其快乐简单的本质。那时,卧床不起的马蒂斯将它们看作他的花园。

展览的最后部分出现了一段颇为及时的文字说明,提示人们去注意那批最后的剪纸作品中成千上万的小针眼。这正是创作的痕迹,不光是剪刀留下的更有别针留下的,可以想见艺术家当年为了创作出满意的作品,用尽了所能想到的一切手法,一遍又一遍地试验,直到图案之间的关系都协调得恰如其分。这其实是艺术家一生的修行,也同时带给参观者一个震撼的启示:始终保持高昂的斗志,去不懈地追求,去品味生活的美,哪怕生命已近尾声……这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修行。

利物浦2019阵容

马蒂斯剪纸展吸引56万人 迄今泰特美术馆最成功展览

乔尔马蒂普

马蒂斯(Henri Matisse)剪纸展吸引了56万多观众,成为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迄今最成功的展览。

马蒂斯剪纸展着重展示这位法国艺术大师晚年的作品,涵盖1937-54年间。

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赛洛塔说,这个展览“抓住了观众的想象力”。他说,马蒂斯的色彩鲜艳,规模宏大的剪纸作品吸引了各个年龄段的人。

此前,泰特美术馆人气最旺的展览包括:2002年的毕加索绘画展,马蒂斯剪纸吸引了46万7千多人次;2012年的赫斯特作品展,观众达到46万3千人次。

其中,包括英国艺术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著名作品,装置艺术《我的床》( My Bed )。

野兽派创始人马蒂斯剪纸展吸引56万观众

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近日举办了一场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展览:法国著名画家,马蒂斯剪纸野兽派创始人亨利·马蒂斯的剪纸展。这场展览吸引的观众超过50+万人次。

马蒂斯剪纸展着重展示这位法国艺术大师晚年的作品,马蒂斯色彩鲜艳、哈里-威尔逊规模宏大的剪纸作品吸引了各个年龄段的人。

据悉,此前泰特美术馆人气最旺的展览包括:2002年的毕加索绘画展,吸引了46万7千多人次;2012年的赫斯特作品展,观众达到46万3千人次。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库尔图瓦